沉默寡言的夫君大人

沉默寡言




 那微凉的风,终于在一个昏暗的夜晚侵入窗口,越过重重帘幕,溜进湿热的桌。

 

    白炽灯闪耀着光芒,却照不进少年沉浸的世界。他的左手边摆着一推凌乱的刀具,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烁着诡异的白,刀刃上沾上了少许血渍和皮毛,凝固的血把那抹冷白染上乌黑,血腥的空气带着烧焦的羽毛味,久久离散不去。

 

    少年面前摊开着一张刚从麋鹿身上撕下的血皮,熟练的刀工没有让珍贵的鹿皮带上狰狞的刀痕,而是完美的从皮下组织利索剥落,宛如一件无暇的美玉。少年抚摸着还带着温热的鹿皮,杏眼里闪过一丝满足,轻轻拿起左手旁的刻刀,开始他的工作。

 

    他已经两天没有睡了,此刻的他站在桌前,穿着与身材不相称的白T-恤,宽大的衣服没有遮住少年清瘦的背影,反而像是能映出他许久不食引起的稀疏长肋。

 

    没有时间了。

 

    他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这个作品,一幅充满艺术气息的、美丽无比的雕塑作品。

 

    动物皮上作画来源已久,他们用扭曲的欣赏目光创造畸形的文明,似乎能用珍贵的皮毛展现掠夺而来的荣誉。

 

    王源讥讽一笑。

    

    对他来说,这也已经不重要了,从那些疯狂的侵略者占据这座城市开始,他已经没有任何自由可言,他不过是被关在这间小小仓库里的囚徒,坐着最残忍的事情,看着曾经那些朝夕相处的伙伴,一个一个倒在他的眼前。消失一个,他就满足一次。是啊,都走吧,离开这个面目全非的世界,把你们送走,等到来年夏秋交界,彼岸花盛开的季节,我们再见面,那时的我们,不再满手鲜血。

 

    王源抿着唇,这是一个形状美丽的索吻唇。

 

    手上动作丝毫不减,干净利落。不一会儿,暗红的鹿皮已经勾勒出流畅的丝线,隐约看出画上是一个少年的轮廓,不见面容,可那桃花眼却是万股风情。

 

   “Roy!”沉重的铁门被人轻易踢开,刘志红拿着一个木盒跑了进来,满眼通红,急切的放在桌上,向王源冲过来,抓住他的肩膀,“出事了,出大事了!你怎么还在睡!”

 

    王源恍惚,什么?睡?

 

    王源迷糊着睁开了眼镜,首先看到的是刘志红着急的样子,这是……宿舍吗?

     

    王源抚摸了一下胸口,好痛……

    这算是什么梦?

     

    “什么事啊……”王源带着不适,虚弱地问了下坐在他床边的,那个狰狞的人--刘志宏。

    “欸,你不先骂我一下?”刘志宏疑惑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所以这是什么人,受虐狂吗?刘志宏终于在王源鄙视的目光中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领地,领地被占了!”刘志宏着急地摇了摇王源的肩膀,你到底醒没醒啊!

    

   “好了,再摇我就不醒了。”王源忍者不适问:“不是已经解决了吗?”刘志宏说的领地是他们现在正在玩的网游诛仙,一个星期前,突然有一支队伍像从天而降一样,一出来就各种抢boss,还专抢王源这支队伍的boss。王源本来想大家玩游戏嘛,拼的是技术,就没有找别人理论。但是就刚才,那支队伍把已经在全服第一的他们的队伍硬是挤到了第二,倒不是王源队伍技术差,开玩笑,常年占据排行榜第一的队伍能差到哪里?

 

    “昨晚是赢了一次,可是今天一大早开始,他们就开始狂刷boss,一边抢人,一边攻击我们。现在被他们挖走了几个,不是主力,是那几个平常嫌弃你懒不帮刷的人,看见那边福利好,就跑了。”刘志宏一边说一边义愤填膺,“平常我们对他们他不差,说走就走!”

 

    “走就走了呗。”王源听完这些,下床走进浴室,洗了把脸,不适感才少了一点,突然又想想,好像有点饿。

   

     走出来发现刘志宏已经吃上了,“你什么时候买了饭啊?”王源走过去。

 

    “这不是饭,我发现的一家新冒菜,等我一起去吃饭!”说着扒完最后两口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”王源抚额,突然什么都不想说了。

 

     两人走出宿舍,准备去饭堂。

 

     刚出门,就看见对面楼的走廊正对他们宿舍门口站了一个身材修长的男生,听见对面声响,抬眼轻瞟了一下,若有若无,似看非看,又瞟了一眼。

 

    “欸,王源,那不是大三的学长吗?”刘志宏扯着王源的衣服,兴奋的问,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都知道?”王源惊奇,这是他的宅男舍友该有的交际?刘志宏平时就喜欢玩游戏,看书,玩游戏,看书,这货居然背着他认识他不认识的男生了!

 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用那种表情看我吗?”刘志宏瞥了王源一眼,“再说了,这人谁不认识啊,大三航天系的王俊凯啊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“王俊凯?你说他就是王俊凯!?”王源心中骂了一声,果然啊,这么风骚!

    “怎么,源哥你认识?”刘志宏惊奇,这个死宅男背着他认识了男神!?

 

 

 

     何止认识。

 

 

     去年秋天,王源怀着对父母和老师深沉的爱,背着他们报考了这个无比牛叉的大学里面无比冷门的哲学系,决然的告别了高中,带着哲学系第一的成绩成了这里的大一新生。

 

     倒不是哲学系不好,这是一个全理工大学,偏偏生出哲学系这一家,挌哪里都有点格格不入。

 

     相安无事过了一个月的大一生活,有一天,王源翘课爬上围墙旁的大树上思考人生,不知不觉就在树上睡着了。迷迷糊糊王源似乎看见了树下一个男生静静地看着他……

 

   “喂。”好听的声音丛树下传来。

    什么?王源睁开眼睛。

 

    这个人什么时候来的?

 

   “什么事啊?”王源带着刚清醒的娇气,面露不悦。

 

    好好的叨饶人睡觉,懂不懂事了。

 

    树下的男生薄唇勾起,桃花眼神采奕奕,“你的天线宝宝内裤露出来了。”

 

   “……”王源好不容易酝酿的愤怒,散了。“你是谁啊!”

 

    

    “王俊凯。”男生说完就走了,留下高挑的背影,光辉伟大。

 

    “卧槽,忘记看他长什么样,源哥肯定饶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看见了,王源忍住撩开裤子的冲动,嗯,有点热。

 

 

     


好饿

我没有看他的脖子(ノ=Д=)ノ┻━┻我很冷静